你好,欢迎来到福建之窗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百名红通人员”付耀波张清曌受审忏悔
时间:2016-07-11

  昨天下午,中央纪检监察部网站刊发付耀波、张清曌忏悔录,两人忏悔时表示,见到中国警察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觉得“心反倒一下子由紧张变得踏实了”,“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可以回家了。”

  付耀波

  畏罪潜逃第一餐:水煮萝卜

  付耀波在忏悔录讲述了他是如何“小恶积累便形成大罪”的。起初他利用职务之便和财务漏洞,伙同张清曌挪用企业暂存的农民工工资保证金,想利用时间差将还没有存入银行的保证金投入股市快进快出挣点小钱,可没想到投入便亏,再投入再亏,在短短的10余天里投入的保证金已经损失1/4。而他又做出错误的决定,追加投入,自此陷入无底的深渊。

  在产生巨亏无法再通过股市搏回时,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付耀波与张清曌商量后选择出逃。2014年9月12日,两人瞒着家人和同事,利用单位休假的机会从沈阳飞往国外,踏上一条不归之路。13天辗转5个国家,最终来到圣格的第一个岛屿,当天他就发起高烧,甚至连量体温都做不到,吃了4丸安宫牛黄丸都没有好转,辗转到圣格,饥饿难耐又没有吃的,第一餐是热水器煮胡萝卜,只有一人一根……

  国外没有避罪天堂

  接下来的16个月里,他们天天害怕被抓,每天在惶惶不安中度过,得知被列入“百名红通”,更是陷入惶恐中。而对家人的思念更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八旬的父母,陪伴他22年的妻子。2016年2月1日(中国的传统节日小年)中午时分,付耀波终于看到了两名中国警察,他的心反倒一下子由紧张变得踏实了。

  我查看国内反腐信息时,记得有逃亡海外20年的人也落网了,试想如果当初早些归案,20年后的今天,他也许已经获得了自由,人生中可能还有相当长的时间过自由的生活。早一天回来,早一天获得自由。我出逃计划准备了三年,最终选择在未与中国建交的圣格藏匿,也断绝了与国内亲友的联系,但最终还是被抓。因为当今国际司法执法的合作资讯的对接,都早已超出我们的想象。国外没有避罪天堂,回国认罪伏法是唯一的正途。

  付耀波,男,1966年出生,辽宁省本溪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案件审理科原科长。

  张清曌,女,1972年出生,辽宁省本溪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原出纳员。

  二人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巨额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等公款,2014年9月潜逃出境,先后流窜多国,最终在加勒比海岛国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藏匿。2016年2月6日,警方在圣格首都金斯敦郊区的大山里将“百名红通”第39号嫌犯付耀波、第41号嫌犯张清曌二人成功抓获。

  张清曌

  觉得自己可以回家了

  张清曌在见到中国警察时内心平静,没有要反抗、逃跑的念头。在逃跑了一年零四个月后,她感到累了,尽管没有勇气主动回国自首,但看到警察,她甚至觉得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可以回家了。外逃至圣格之后,张清曌几乎每天都会哭,想孩子、想妈妈、想家,自责像一条蛇一样藏在她的心里,时时啃噬着她。

  在我的观念中,作为女人我想要过得舒服一些,体面一些,继而是更舒服一些,更体面一些。而这些需要金钱来支撑,于是道德底线已不足以拦住我摄取的欲望。时至今日,我觉得过去最诱惑我的东西,都失去了吸引力。我曾经以为我需要一片海,其实我只需要一杯水。

  真心希望警示他人

  我的忏悔于我而言为时晚矣,但之所以有此忏悔,除了纾解自己的心怀,真心希望警示他人,以此为鉴,不要重蹈覆辙,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我藏匿的国家与中国并未建交,我是偷渡去的,当时以为到了天涯海角。即使这样,我们仍没能逃脱,当地政府还派出警力全力配合中国抓捕,祖国力量的强大使我深受震撼。

  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出狱,妈妈还可以等到我服侍她老人家。希望青春期没有妈妈陪伴的女儿,能接受我用余生陪伴她。我还曾有去边远山区支教的愿望,希望有生之年还能实现……

  本报记者 孙颖 X133